伦理与生意:国家队球员的权益边界

2022-05-24 02:30:12

  2019年6月7日,土耳其,姆巴佩随法国国家队备战欧洲杯预选赛。 视觉中国供图

  欧洲五大联赛接近尾声,6月份将进入国家队比赛日窗口。法国巨星姆巴佩格外引人注目,他即将确定自己的去向。一年多以来,各种消息都把他指向皇马,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最终落实的信号出现。巴黎圣日耳曼也加紧了“攻势”,希望把他留在法国首都。

  在职业足球圈里,姆巴佩身上还有一件事引发了关注:他和法国足协之间的肖像权之争。目前这场争斗已经从最初的接触性交锋演化成公开交战。争斗的结果也可能对未来的整个欧洲职业足球产生影响。

  姆巴佩在今年3月“不宣而战”。当时是法国队今年的第一次集训,按惯例,球员应该在球队集中后第二天参加赞助商拍摄活动。

  欧洲各国足协不像中国足协一样能够从联赛里拿走大笔分成。他们养活国家队的开支来自赞助商,所以每次集训开始的第二天几乎都会安排拍摄。赞助商很多,每次集训轮流消化几个,今年3月的拍摄涵盖了汽车、外卖、碳酸饮料、电信、游戏等多个行业。

  但姆巴佩留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球队派人去找,他不来。法国足协主席勒格拉埃亲自给他打电话,他似乎有了些松动,表示会来,之后还是没来。最后,法国队其他球员在没有姆巴佩的情况下完成了拍摄。

  法国媒体很快得到风声,姆巴佩拒绝的理由是“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和缺乏共同价值观的品牌联系在一起”。法国国家队的赞助商里有一些产品在姆巴佩看来是职业球员不应该触碰的,包括可能引发肥胖问题的碳酸饮料、美式快餐,还有球员严禁接触的网络博彩公司。

  法国足协没有对姆巴佩进行处罚,但保持着和他律师的对话。国家队比赛日结束后,姆巴佩的商业代言律师韦尔埃当女士接受了采访。

  根据她的讲述,姆巴佩和法国足协之间的矛盾其实和伦理关系不大,主要是利益冲突。

  赞助商养活国家队,球员为国家队效力,球员有义务参加赞助商活动,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至少过去在欧洲足坛极少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在关键的肖像权问题上,欧洲职业足球一直有这样的通行惯例:如果赞助商在广告中同时使用至少5名球员的肖像,就属于球队集体肖像,和球员的个人肖像代言不构成冲突。不仅国家队这样使用集体肖像,俱乐部、欧足联、国际足联也会使用球员集体肖像。

  姆巴佩却不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他的律师说,法国足协给每个第一次入选国家队的球员提供格式合同,必须签署。签字意味着从此以后,球员永久性同意参加法国队的营销和赞助商活动,反过来,每场比赛会得到25000欧元的报酬。律师认为这是“霸王条款”。而且,所谓“集体肖像概念”并不存在,所有赞助商都会优先使用姆巴佩、格列兹曼、博格巴等主要球星排列在一起的“集体肖像”,而不是法国队所有人的集体肖像。

  姆巴佩个人团队因此要求和法国足协谈判。这让法国足协非常尴尬,对于姆巴佩这样重要的球星,法国队绝无可能因为拒绝为赞助商拍摄就取消他的国脚资格。同时,姆巴佩不是球队里唯一的球星,如果在他身上出现半点让步,可能立即引发链式反应。

  思索再三,主席勒格拉埃决定正面迎战,他使用了非常强烈的“教育”口吻,“姆巴佩必须知道,足球是一项集体运动。”

  姆巴佩团队没有口头回应,但谁都很清楚在6月份的国家队比赛日他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下一批赞助商拍摄,姆巴佩肯定也不会参加。法国足协面临的赌注就在这里:如果仍然只有姆巴佩一人不参加,那么纠纷可能从此演化成“冷战”,足协不激化矛盾,姆巴佩可能在队友中间以及舆论场里面临被孤立,但谁也无法确保这样不会影响他的竞技状态;如果姆巴佩带动别的队友拒绝参加拍摄,根据抵制规模,事情可能闹大,不过法国足协也不会退却,他们会更乐意坐到谈判桌前,因为这等于是和球员群体一起协商权益问题,不再需要解决单个球员的麻烦。

  在俱乐部层面,这个问题通常不是问题,因为俱乐部和球员之间是单纯的雇佣关系。球员个人合同里关于肖像权的部分通常都会写得很明确:俱乐部是否拥有天天网赚吧球员肖像权,球员有参加哪些商业活动的义务以及违约处罚。如果不接受,转会去别的俱乐部找更优厚的条件就行了,或者在续约的时候提出更改。例如皇马就一直坚持球员肖像权50%属于俱乐部的原则,这也是姆巴佩和皇马个人合同谈判中的一大障碍。在巴黎,他拥有很大的自由,合同里明确注明不参加哪些类别赞助商的活动。

  说到头,问题的死结还是在于国家队球员的身份。和很多人的理解不同,运动员为国家队出战并非“职业”身份,不存在雇佣关系,无论球队还是个体都没有盈利目的。但为了让球员在国家队比赛期间拥有和在职业俱乐部对等的备战条件,国家队必须像职业俱乐部一样招商募集经费,可是国家队球员参加商业活动却又缺乏足够专业的商业合同条款对其权益进行保护。

  在可知的大多数案例里,由于球员大都把入选国家队视作荣誉,同时国家队比赛本身也不多,球员们基本不会对集体肖像的使用提出异议。德国足协甚至长期把球员使用球鞋品牌的权利也出售给赞助商,德国球员同样接受了。这在意大利等国家是不可能的,因为球鞋被视作劳动者熟悉和依赖的自选工具,严格属于球员的个人权利。

  历史上只有一名球星,以其强大的反抗精神让本国足协也妥协了,他就是约翰·克鲁伊夫。那个年代甚至没有集体肖像的说法,克鲁伊夫直接无视荷兰足协的各种赞助商要求,例如拒绝身穿荷兰队的Adidas球衣出场,荷兰足协只能妥协。克鲁伊夫让自己的赞助商Puma特制了一套同款的荷兰球衣。细心的读者可以很容易地看到差异:荷兰其他球员的袖子上是三道杠,而克鲁伊夫的球衣是两道杠——Adidas的经典标志,生生被“飞翔的荷兰人”干掉了一根。